最近提交

  • 导师,您好 

    董小雪; 刘毅; 刘偲偲; 熊玥; 钱俊; 范佳佳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1)
    《师说》有云:“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师离教不足为师,弟子离学不足为弟子,二者之间密不可分。而进入研究生阶段后,每个学子也进入了全新的师生模式,不再是几十人、几百人共同接受老师的教学指导,而有了自己的“导师”。然而,面对研究生数量的连年递增,导师能否保证对每一位学生的高质量教学?近年来,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学生希望从导师处得到何种指导?导师又希望学生具备怎样的基本素质?带着上述 ...
  • 记者:我们行走的姿态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记者不仅仅是一种职业,它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它代表我们行走在这个时代的一种姿态。 社会转型的大潮中,我们要紧握良知和道德的桅杆,不让她偏向,更不让她倒下。我们不拒绝八卦,但是我们不做时代的看客、不慕浮华,我们设身处地、以心换心,于只言片词、流言蜚语中坚持对正义和法律的虔诚;我们不拒绝信息,但我们不做信息的奴隶,我们要主动出发,让每个记录都带着感动、信仰和忠诚;我们不拒绝发声,但我们不做发声的机器,我们要理性观察、独立思考,在众声喧哗、人群 ...
  • 我要为你们打造一片天 

    未名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我要与你定下三年的约期,三年后,我便要迅速地蜕变,长成你们可以依靠的强壮的臂膀。到那时,希望我可以有能力让你们能够安享清修的日子,告别所有的艰难,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
  • 我要为你们打造一片天 

    未名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我要与你定下三年的约期,三年后,我便要迅速地蜕变,长成你们可以依靠的强壮的臂膀。到那时,希望我可以有能力让你们能够安享清修的日子,告别所有的艰难,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
  • 校园媒体路在何方 

    葛承悦; 周玫子; 钱俊; 周霖; 王安娜; 曹蓉; 范传贵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11月8日,《凌云报》全体同仁度过了记者节。没有鲜花,没有犒赏,我们度过节日的方式,是反问我们自身。   我们有没有发挥校园媒体的作用?有没有提供同学们想要获知的信息、反映同学们的心声?有没有在老师、学生和学校之间,架起沟通的平台与桥梁?   作为校园媒体人,我们对校园媒体的生存与发展,也有许多的困惑与希望。我们需要与你——我们的读者,共同探讨,并聆听来自专家的意见。   作为厦大媒体人,我们也看到“他山之玉”,兄弟学校的优秀校园 ...
  • 人民币汇率的前世今生与未来——经济学院副院长朱孟楠作客“院长论坛” 

    毛亚美; 孟凡凤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货币战争烽烟四起,而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向深度和广度扩展,人民币汇率变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日益凸显,成为全世界热议的话题,也引起了校园里众多学子的关注。11月19日晚上,校研究生会在图书馆五楼南强学术报告厅举办第三十四场“院长论坛”。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朱孟楠教授亲临现场,解密人民币汇率的前世今生与未来的全球博弈。
  • 新生提问老师答:研究生该怎么读? 

    樊庆磊; 董倩倩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1)
    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如何转变学习思维方式? 从理想到现实,如何架立跨越的阶梯?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美丽的厦大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你我,风景览毕,不甘于平庸的内心开始思索——如何开拓新的征程? 本报对2010级硕士研究生进行了随机采访,针对他们反映的普遍问题采访了一些优秀的研究生老生,希望他们的现身说法能对新生们有所帮助。
  • 读好书,做好人,健康安全,全面发展——财政学泰斗邓子基寄语广大研究生 

    刘毅; 毛亚美; 熊玥; 周玫子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0-12)
    在厦门大学,有这样一位年近九旬的老教授,他喜欢把学生带到自己的书房,一起探讨学术问题,顺便让弟子们尝尝老伴最拿手的热汤面。他的身影每每出现在厦门大学校级典礼或会议上,都会引起学生的欢呼。有人称他为 “大师”、“泰斗”, 因为他是新中国财政学界的一代宗师。可是他说:“我不是大师,是老师。我不是泰斗,是‘老兵’。” 他最亲近的学生则称他为“邓爷爷”。   他就是八十八岁的中国财政学泰斗、厦门大学资深教授、博导邓子基先生。2010年11月5 ...
  • 2010年,我们关注的那些事儿 

    边晓璇; 樊庆磊; 董小雪; 曹蓉; 毛亚美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1-01)
    不知不觉,2010年就要离我们远去了。在这一年中,我们为世界杯和世博会欢呼过,为玉树和舟曲痛哭过,为李刚和3Q大战愤怒过,也为物价的上涨以及未来的前途纠结迷茫过……也许,这些喜怒哀乐已经随着时间渐渐变淡,那么就让我们打开记忆,一起回味这一年来曾经关注的那些事儿。
  • 许一个光明未来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厦门大学《凌云报》编辑部, 2011-01)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醉倒在南国12月温柔的阳光里,突然惊觉又是一年的时光转身。站在2010年的尾巴上,回望身后的长串足迹,那些清晰或模糊的记忆,犹如掠过指尖发梢的海风,触动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末梢。 当盘点结束,当一年的激情尘埃落定,在岁末,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之末,在太阳收起最后一束光线之后,降临的不是黑夜,而是更加光明的未来。就让我们,许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而后昂首开始新的征程。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