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Submissions

  • 明代社会风习研究的开拓者傅衣凌先生——再论近二十年来关于明清“奢靡”风习的研究 

    钞晓鸿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2-08-25)
    <正>早在20世纪50年代,傅衣凌先生已经论及"俗尚奢靡"问题。他认为明代中后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江南城镇已出现"新的萌芽"或"近代性质的萌芽",不仅工商业者地位提高,而且新旧之间的矛盾斗争加剧,这种"城市中社会关系的变化",也影响到了城市风气的转变,即由淳朴转为奢靡,这"正是新的社会经济的发展反映到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变化",其中明代人陆楫的"崇奢黜俭"主张,就是其典型的代表。傅先生指出,陆氏关于奢侈不足以贫天下,而
  • 项忠与明代关中水利——兼论人物传记中的水利史料 

    钞晓鸿 (天津古籍出版社, 2010-06-24)
    <正>项忠(1421—1502),嘉兴人,正统七年(1442)进士,曾任陕西按察使,后以都御史巡抚陕西。本文讨论的项忠在关中兴修水利有两项:一是西安城市引水工程(即通济渠);二是在传统引泾灌区修建新的引水渠道——广惠渠。该两项水利不仅是明代关中著名的城市供水、农田水利工程,而且作为传主的主要政绩写入明清时期的项忠传记之中。关于流经西安城的通济渠,学界对其水源、布线、修筑、兴衰等进行了考察与分析。关于广惠渠,则考察了其兴修过程、并援引了八 ...
  • 形象再现与文本话语——以明代项忠在西北的事迹为例 

    钞晓鸿 (2005-06-30)
    <正>传统文献整理注重的是作者、版本、辨伪与辑佚,力图为进一步研究提供坚实可靠的史料基础,其意义与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本文以明代至清前期的各种项忠传记为例,选取传主在西、北地区的活动事迹,虽然也留意版本传承、必要时进行史实考订,但更愿意转换视角来探讨,即将不同记载当作文本来分析,考察各种文本就同一事项采用的不同话语及对不同
  • 区域社会·商业资本·商人行为——以明清“陕西商人”为例 

    钞晓鸿 (湖南人民出版社, 1999-08-01)
    商人行为体现于商业资本的整个运作过程,两者均与区域社会联系密切,因而通过区域社会特征可以得到更好地把握与说明。本文以明清时期著名的“陕西商人”为例,分四个方面具体探讨其与关中社会之间的互动与整合关系:一、例举方法的最大效用是证伪,据此得出商人“以末致财,用本守之”——这一传统观点值得反思。而关中地权分散、转移缓慢却从根本上反而证明了陕西商人并不热衷于兼并土地。二、陕西商人推动了关中社会风气的转变,而当地习俗同时也在规范着商人行为。三、宗 ...
  • 陈栋梁做词做曲并演唱的闽南新童谣_《陈元光之歌》 

    陈栋梁 (2016-10-16)
    陈栋梁做词做曲并演唱的闽南新童谣_《陈元光之歌》 在第三届陈元光文化论坛上现场演唱。
  • 光州漫忆:弋阳人成固始客 

    杨峰 (2016-08)
    光州漫忆:弋阳人成固始客 杨 峰 曾经和热爱文史工作的奚兄探讨潢川近百年来, 文史上的几件憾 事:光州易名“潢川”人为的割断了历史的延续; “光州十景”今天 荡然无存只留在记忆里;光州弋阳人陈元光被篡改成“光州固始人” ; 为此,奚兄赋诗道: 百年一觉光州梦, 原来身在大韩国。
  • 光州漫忆:一水隔两城之由来 

    杨峰 (2016-08)
    光州漫忆:一水隔两城之由来 杨 峰 今天我们说起潢川, 使用最多的就是 “水城花乡” 、 “一水隔两城” 。 我们的摄影家最钟爱的地点也就是沿河两岸。 知名作家叶楠把潢川和中国当今最美的小城凤凰古城相提并论: “一条大河把县城分为两个城......”叶楠说: “潢川城很美丽。我 离开潢川后,曾到过很多县城,感到都没有像潢川城那样美丽。当时 城里的小潢河上,有座镇潢桥,桥上有铁水牛,一条河把潢川分成了 南北两个城。城里还有 ...
  • 光州漫忆:说说“光州”一词的含义 

    杨峰 (2016-08)
    光州漫忆:说说“光州”一词的含义 杨 峰 我们经常说起或回忆起光州。我突然在想,我们所说的“光州” 一词到底指的是什么?作为一个州城、一个州治、一个地理概念、一 个文明的历史, “光州”一词里又有多少内涵值得我们去了解? 先百度一下,可以看到这样的解释: 光州,中国古代州名。始建于南北朝时期,清雍正二年升格为直隶州, 民国二年(1913 年)全国政区改革,光州州治更名潢川。
  • 光州漫忆:上世纪初外国人眼中的光州 

    杨峰 (2016-08)
    光州漫忆:上世纪初外国人眼中的光州 杨 峰 我曾经读了一段文字后, 久久的感动于其中的一句: “Kwangchow, City of Light” ,直译过来就是: “光州,光明之城。 ”这句话出自于 1929 年基督教内地会在英国出版的一本《梅森在光州》的书,书中 是这样介绍的: “光州,光明之城,位于河南省东南部,一个著名的 ‘鱼米之乡’ ,人口大约 200 万。 ”
  • 光州漫忆:光州的城与城墙 

    杨峰 (2016-08)
    光州漫忆:光州的城与城墙 杨 峰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家从乡下暂住地搬进城里,新址就选在北 城城墙西北角拐弯处。也就是今天最繁华的宁西路上,在人民医院病 房大楼和西亚超市西边的大马路正中间。记得当时随便挖几下,就可 以挖到完整的压有“城垣”字样的大青砖,即厚大,又沉重。当时我 家后院的院墙就是以这种青砖为主要材料建成的。现在回想起来,依 然会为没有留下几块完整的压有“城垣”的城墙砖而后悔。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