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showing items 1-3 of 3

    • 哈贝马斯对韦伯合理性思想的扬弃 

      贺琦 (2013-09-12)
      韦伯和哈贝马斯虽然身处不同的时代,但他们的理论学说都与社会现实紧密相连。韦伯以合理性理论为核心,对现代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困境进行了诊断,他认为随着目的合理性行为对价值合理性行为的压制,现代社会出现了自由和意义丧失的状况,韦伯对人类社会的未来持悲观态度。 哈贝马斯认为现代文明的主要问题是系统对生活世界的侵入,即生活世界的殖民化,他扬弃了韦伯的合理性思想,提出了交往合理性思想。哈贝马斯提出交往行为理论,认为交往行为的合理性能够解决现代 ...
    • 对“敬畏自然”的再思考 

      苏园园 (2013-09-12)
      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的推进,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生态平衡也遭到很大的破坏。当代全球性生态环境问题实质上是人的问题,人们肆无忌惮地征服自然破坏了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化解当今的生态环境危机、拯救人类家园,人们必须从思想上改变对自然肤浅的认识,抛弃唯我独尊的传统人类中心主义,树立敬畏自然的意识。 本文围绕敬畏自然这一主线,从历史回顾、合理性、当代价值三个方面展开。第一部分对历史上东西方相关敬畏自然的思想进行了介 ...
    • 转折时期通俗文学的命运—以刘云若的命运及作品为例 

      赵彤 (2017-11-28)
      一直以来,通俗文学得不到文坛主流的关注,没有文坛话语权,建国后更是由于为政治服务的文艺政策而暂时退出了文学舞台,直到改革开放后通俗文学才再度复兴。尽管由于市民阅读的需要通俗文学牢牢占据着文学市场的销量宝座,优秀的作家作品却很难产生,这与文坛长久以来对其的歧视与忽视不无关联。通俗文学自身承担着对广大普通民众进行文学熏陶及教化的作用,因此提高通俗文学的创作水平应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而对通俗文学的恰当评价与关注,是使通俗文学繁荣的关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