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imple item record

dc.contributor.author蔡伟毅
dc.contributor.author陈晓薇
dc.date.accessioned2019-11-13T02:41:41Z
dc.date.available2019-11-13T02:41:41Z
dc.date.issued2018-08-25
dc.identifier.citation国际经贸探索,2018,34(08):94-109
dc.identifier.issn1002-0594
dc.identifier.other10.13687/j.cnki.gjjmts.2018.08.007
dc.identifier.urihttps://dspace.xmu.edu.cn/handle/2288/172760
dc.description.abstract文章利用我国29个省区2001~2015年的数据分析金融市场化程度对进口和外商直接投资两种渠道的国际知识溢出效应的影响。通过加入金融市场化程度分别与两种渠道国际知识溢出的交叉项的实证分析表明,一个完善的运行良好的金融市场有助于两种渠道的国际知识溢出对我国全要素生产率产生推动作用。进口渠道国际知识溢出是我国东部地区技术进步的主要来源,而外商直接投资渠道国际知识溢出是我国中部地区技术进步的主要来源。由于金融市场化程度较低,在西部地区国际知识溢出并没有对技术进步产生影响。更进一步,通过加入金融市场化程度的平方项进行非线性分析,结果表明,金融市场化程度对进口渠道国际知识溢出效应和外商直接投资渠道国际知识溢出效应的非线性影响都呈现倒U型特征,目前我国各省区的金融市场化程度还未达到最优值,提升我国的金融市场化程度将有助于国际知识溢出推动我国技术进步。
dc.description.sponsorship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15YJC790003);;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20720161016)
dc.language.isozh_CN
dc.subject金融市场化程度
dc.subject国际知识溢出
dc.subject进口贸易
dc.subject外商直接投资
dc.title金融市场化程度、国际知识溢出及技术进步——基于进口与投资渠道下的线性与非线性分析
dc.typeArticle


Files in this item

Thumbnail

This item appears in the following Collection(s)

Show simple item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