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imple item record

dc.contributor.author赵西亮
dc.date.accessioned2018-11-26T08:49:30Z
dc.date.available2018-11-26T08:49:30Z
dc.date.issued2017
dc.identifier.citation经济研究,2017,(12)
dc.identifier.issn0577-9154
dc.identifier.urihttps://dspace.xmu.edu.cn/handle/2288/165502
dc.description.abstract为何农村教育收益率低于城市,但农村居民的教育需求却很高?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可以从教育帮助农村居民突破户籍限制的角度进行解释。利用中国居民收入调查数据(CHIP2013),通过将极度正向选择性的永久移民分离出来,并放回到农村样本中去以修正样本选择偏差,以1986年义务教育法实施的自然实验作为工具变量,我们发现农村教育收益率有显著提高,由原始样本的3.2%提高到5.7%。对农村居民而言,往往是高等教育更有利于他们突破户籍限制,因而,我们还估计了大学教育收益率,发现城市大学教育收益率为50.4%,农村大学教育收益率也高达50.6%,考虑到城市户籍附着的潜在福利收益,农村大学教育收益率可能会更高。这意味着,政府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农村的教育投资,以促进更多农村居民进入城市体系,从而有利于我国经济的结构性转型。
dc.description.sponsorship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对城市就业和工资的影响研究”(14BJL038);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若干问题探析”(20720171027);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供给侧结构改革的理论基础与政策思路研究”(16JZD016)的资助;
dc.language.isozh_CN
dc.subject户籍
dc.subject迁移
dc.subject教育收益率
dc.subject样本选择偏差
dc.subject工具变量法
dc.title教育、户籍转换与城乡教育收益率差异
dc.typeArticle


Files in this item

Thumbnail

This item appears in the following Collection(s)

Show simple item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