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imple item record

dc.contributor.author刘作翔
dc.date.accessioned2017-04-01T01:32:31Z
dc.date.available2017-04-01T01:32:31Z
dc.date.issued2016-03
dc.identifier.citation厦门大学《现代法学研究》,2016,(1):24-25zh_CN
dc.identifier.otherCN-35(Q)
dc.identifier.urihttps://dspace.xmu.edu.cn/handle/2288/127666
dc.description刘作翔,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zh_CN
dc.description.abstract【摘要】“法不禁止便自由”是一个涉及公民行为自由界限的原则,被奉为自由主义的圭臬。但对这样一个原则,可能存在着理解上的误区。在中国新一届政府实施的新政中,提倡简政放权,推行两个强烈的理念,即对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要搞权力清单,清单上有的,可以做,清单上没有的,就不能做;而对私权利,实行“法无禁止即可为”,即只要是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就可以做,目的是想给公民赋权,只要不是政府禁止的事情都可以做。前面一个原则,是我们一贯倡导的法治理念;而后一个,初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仔细分析,会发现是有问题的。zh_CN
dc.language.isozhzh_CN
dc.publisher厦门大学法学院zh_CN
dc.title对“法不禁止便自由”的反思——关于公民行为自由的界限以及其他社会规范的作用zh_CN
dc.typeJournal Paperzh_CN


Files in this item

Thumbnail

This item appears in the following Collection(s)

Show simple item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