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imple item record

dc.contributor.author杨际平
dc.date.accessioned2012-05-13T11:15:22Z
dc.date.available2012-05-13T11:15:22Z
dc.date.issued2012-05-13
dc.identifier.urihttps://dspace.xmu.edu.cn/handle/2288/12376
dc.description.abstract释“谬力本业,耕织致粟帛 多者复其身” 杨际平 《史记·商君列传》记商鞍变法有一条规定:“谬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有的 同志把这一条文解释为.奴隶努力务农,就除其奴隶籍,升为农民。并由此断言,商鞍变法 的这一条,使奴隶争取解放多了一条途径。我们认为,这种解释是错误的。 列宁曾经指出:“法律就是取得胜利、掌握国家政权的阶级的意志的裹现。”(({列宁全集》第 {三卷,第三0四页)商鞍作为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他的立法就只能是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 绝不可能代表奴隶阶级的利益。在阶级社会里,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超阶级的法律。 奴隶的解放,只能靠阶级斗争。“奴隶革命把奴隶主消灭了,把奴隶主剥削劳劫者的形 式废除了。”嘶大林:《列宁主义间题》一九七三年版,第四九三页)奴隶们如果放弃阶级斗争,埋头生 产.唯主子之命是从,那就正好陷人奴隶主阶极的圈套,永世不得翻身。那种认为商鞍变法 “攀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共身”,使奴隶解放多了一条途径的提法,实际上就是否定了 双隶革命斗争的历史作用。 “奴隶是一种完全被奴隶主占有的物品”似列宁选集》第四卷,第四六页)。奴隶在社会上毫 无政治、经济权利,他们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他们所创造的一切财富都归奴隶主所有,}那 遥谈得上“致粟帛‘’(即向政府交纳粮食布帛)呢? 从商鞍变法的这条规定来看,“侈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井不是对奴隶而 言而主要是指地主阶级及部分富裕农民。有人以为,既然是说“谬力本业”,那一定是指直 按生产者。其实不然。史书上写“谬力本业”的人,并不一定是直接生产者。仪以《史记》 甲的记载来说吧,有记越王勾践“身自耕作,夫人自织”的,有记范益“耕于海畔”的,有 一 记伍子骨、白公胜“耕于野”的,有记苏代自述“释趾褥而干大王”的,有记王烛“退而耕于 呀’的,等等。这里提到的一些从事“耕作”的人,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头面人物,显然不是 什么直接生产者,更说不上是奴隶。他们的所谓“耕作”,只是经管农业而己。因此,决不能 把“谬力本业”.望文生义地定为亲自参加生产的劳动者,更不能毫无根据地指为奴滚,l可应 该按当时的习惯用法,按《史记》作者的习惯笔法,将经管农业而不是直接生产者的那些人 都包括进去。这一点,是不能忽视的。zh_CN
dc.language.isozhzh_CN
dc.title释“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zh_CN
dc.typeArticlezh_CN


Files in this item

Thumbnail

This item appears in the following Collection(s)

Show simple item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