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simple item record

dc.contributor.author杨际平
dc.date.accessioned2012-05-05T06:12:38Z
dc.date.available2012-05-05T06:12:38Z
dc.date.issued2012-05-05
dc.identifier.urihttps://dspace.xmu.edu.cn/handle/2288/12271
dc.description.abstract北朝隋唐均川制,是中国古代土地制度史上孟要的一 环。在此之前,为所谓的中古田制,国家政权对土地制度 或有立法,或极力进行行政干预;在此之后,则基本上是 “田制不立”、“不抑兼并”。北朝隋唐以前的各种田制,因 年代久远,传世文献资料很少,出土文书不多,抑或制度 本身不系统,多数已难究其详。一与此前的各种田制相比, 介绍均田制的传世文献资料不算太少,但仅靠史书记载的 文献资料仍无法回答均田制研究中提出的诸多关键问题: 如北朝隋唐田令规定的应授田标准是政府预定授给民户的授田标 准,还是允许官民占田的最高限额?均田制下的初授田是将官民 原有的田土收归国有、重新分配,还是基本上不触动各户原有田 土,只是在帐面上按田令规定的名目将各户原有的田土进行区 划?均田制是否是当时单一的授田制?均田制下是否存在永业田 (或谓桑田)、口分田(或谓露田)之外的私田?均田制下的土地还 授是否经常进行?如此等等。幸有本世纪相继出土的敦煌、吐鲁 番文书,为解开均田制之谜,提供了第一手的实证资料,使均田制 (特别是唐代均田制)的实施状况,比较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利用敦煌、吐鲁番资料研究唐代均田制,大体上经历了三个 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20年代至20世纪50年代中期):主要是利 用敦煌户籍资料(此时已被发现并刊布的吐鲁番出土文书还极 少)。以铃木俊为代表的一批日本学者,对藏在英国、法国的唐 代敦煌户籍资料进行了精细的研究,其基本结论是:一丁百亩只 是允许民户占田的最高限额;唐代敦煌户籍上登记的土地,不过 是将农民的土地比照均田令的条文,分别登记为永业田和口分田,zh_CN
dc.language.isozhzh_CN
dc.title55.吐鲁番文书与均田制研究100193386437.pdfzh_CN
dc.typeArticlezh_CN


Files in this item

Thumbnail

This item appears in the following Collection(s)

Show simple item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