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爱国,男,1955年生,浙江宁波人。198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198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获硕士学位。现为厦门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厦门大学宗教学研究所、道学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道学研究》副主编。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哲学、儒家哲学、朱熹理学、道教思想史、中国古代哲学与科技、中国科技史。>>详细信息

查看专集

最近提交

  • 孔夫子网上的《乐爱国文集》 

    乐爱国 (2011-04-26)
  • 朱子学研究丛书(1) 

    乐爱国; 高令印; 傅小凡; 解光宇 (2011-04-26)
    朱子学研究丛书    顾问:高令印   主编:乐爱国
  • 再论中国古代天文历法是儒家之学——儒家经典中包含着古代天文知识 

    乐爱国 (2011-04-26)
    据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所整理过的典籍,主要有《诗》、《书》、《礼》、《乐》、《易》、《春秋》,后来并称“六经”。除《乐经》亡失外,现存的“五经”是否就是经孔子整理编定后所留下来的,这在学术界尚有争议。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在汉代被立为儒家经典的典籍中有不少篇章包含着丰富的古代天文知识。 《大戴礼记》中的《夏小正》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具有丰富物候知识的著作。[1]关于《夏小正》的来历,据《礼记·礼运》,“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 ...
  • 三论中国古代天文历法是儒家之学——朱熹对天文学的研究 

    乐爱国 (2011-04-26)
    关于李约瑟所说:“天文和历法一直是‘正统’的儒家之学。”[1]本篇以宋代大理学家朱熹对天文学的研究为例,予以进一步说明。 一、天文学研究的历程 朱熹对天文现象的思考很早就已开始。据朱熹门人黄义刚“癸丑(1193年,朱熹63岁)以后所闻”和林蘷孙“丁巳(1197年,朱熹67岁)以后所闻”,朱熹曾回忆说:“某自五、六岁,便烦恼道:‘天地四边之外,是什么物事?’见人说四方无边,某思量也须有个尽处。如这壁相似,壁后也须有什么物事。其时思量得 ...
  • 北宋儒学背景下沈括的科学研究 

    乐爱国 (2007)
    沈括是北宋乃至整个古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当我们从文化的角度审视这位科学家的时候,发现他还是一位儒家学者。他推崇儒学,研习儒家经典,养浩然之气,行君子之道,穷理尽性,以民为本;他对自然界的事物及其变化具有浓厚的兴趣和爱好;北宋儒学的济世精神、博学精神、怀疑精神和求理精神深深地影响着他的科学研究,以致于他的科学研究明显带有北宋儒学的特征。
  • “朱熹家有浑仪”略考 

    乐爱国 (2011-04-26)
    宋代大理学家朱熹研究过天文学,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日本著名学者山田庆儿在所著的《朱子的自然学》中对朱熹在天文学上的成就予以全面的论述和评价,并且称朱熹是“一位被遗忘的自然学家”[i]。笔者借题发挥,进而认为朱熹是“一位被遗忘的天文学家”[ii]。《宋史·天文志一》说:“朱熹家有浑仪,颇考水运制度,卒不可得。”这可以看作是又一重要证据,笔者试作粗略考辨。 除了《宋史》之外,关于“朱熹家有浑仪”,还有一资料可证。《朱子语类》卷二十三黄义刚“ ...
  • 李约瑟评朱熹的科学思想及其现代意义 

    乐爱国 (2011-04-26)
    英国著名科技史家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科学思想史》中,以大量的篇幅讨论了朱熹理学的科学思想。其基本观点有三:其一,朱熹理学是一种有机的自然主义;其二,朱熹理学是现代有机自然主义的先导;其三,朱熹的有机自然主义是科学的。由于长期以来,朱熹理学多被界定为唯心主义哲学,而唯心主义又被认为是与科学相对立的,所以,朱熹理学一直被看作是对科学技术发展起着消极作用的东西。但是,李约瑟对于朱熹理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却较多地是以一种肯定的方式予 ...
  • 试论中国古代天文历法是儒家之学 

    乐爱国 (2011-04-26)
    对于中国古代科技史,英国著名科技史家李约瑟非常重视道家、道教对于古代科技的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他曾经说过:“道家对自然界的推究和洞察完全可与亚里士多德以前的希腊思想相媲美,而且成为整个中国科学的基础。”[1]“东亚的化学、矿物学、植物学、动物学和药物学都起源于道家。”[2]然而,李约瑟也充分肯定儒家对于中国古代科技发展的积极作用,他甚至明确指出:“天文和历法一直是‘正统’的儒家之学。”[3]笔者以汉代儒家对天文历法的研究为例予以说明。 ...
  • 四论中国古代天文历法是儒家之学——明清儒家对天文学的研究 

    乐爱国 (2011-04-26)
    明清儒家对天文学有所研究者,主要有王廷相、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光地、戴震等。以下分别加以叙述。 王廷相是明代中叶重要儒家学者。他以信守孔子之道为己任,指出:“儒者之论,合于圣者,即圣人也,则信而守之;戾于圣者,即异学也,则辨而正之,斯善学道者也。”[1]他还根据孔子所言“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2]中的“慎言其余”著《慎言》。同时,他明确主张研究自然,要求把握“物理”。王廷相在所作“策问”中说: ...
  • 从《九章算术》看古代数学与儒学的关系 

    乐爱国 (2011-04-26)
    中国古代数学体系的形成以汉代《九章算术》的出现为重要标志。《九章算术》实际上是246道应用题及其解法的汇编,分为方田、粟米、衰分、少广、商功、均输、盈不足、方程、勾股九章。关于该著作的产生,魏晋时期数学家刘徽在所撰著的《九章算术注》“序”中说: 周公制礼而有九数,九数之流,则《九章》是矣。往者暴秦焚书,经术散坏。自时厥后,汉北平侯张苍、大司农中丞耿寿昌皆以善算命世。苍等因旧文之遗残,各称删补。 刘徽的这段话包括了两个内容:其一,《九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