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构建机构存储系统?为什么要把相关的数字资源提交到该系统中?

 

机构存储(Institutional RepositoryIR)是指一个知识产品的数字资料库,该知识产品是由大学的院系、研究所等这些机构的教师和学生所创造,无论是机构内的用户还是机构外用户都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库中的资料。该资料库具有四个属性:知识产品是属于机构工作人员所创造;知识产品属于学术性的;知识产品可以累积并永久保存;该资料库对外开放并容易获得其知识产品。厦门大学构建机构存储主要基于如下几个原因:

 

1、保存学校的学术成果,求得成果内容永久的揭示与获取

高校不仅是一个培养高级人才的机构,也是一个学术科研中心,随着社会对教育科研的重视和科研经费的不断投入,以及广大师生科研工作者的努力,在这过程中他们生产了各类数字资源,包括有些优势学科或者研究基地的各种数字资源,经过长时间的积累,这些数字资源已经相当庞大,但是其应用现状却不那么尽如人意。而对于这些具有真正学术价值和交流价值的个性化学术成果,比如各个院系、实验室的各自特色数字资源,如何进行统一加工、存储、建库、保存、检索和利用等基础性问题的解决,显得迫在眉睫。

 

2、增加学者个人、单位和院系研究的可见性

由于院系之间、各个教研室或实验室之间无论在物理位置还是科研活动之间都相互独立,因此彼此都不了解对方研究情况的情形时有发生。如果有一个公共的网络平台供这些个人、单位和院系共同存储和发布各自的相关资料和学术成果,并且无障碍地提供浏览与检索,那么作为个人或单位之间都可借此彼此了解对方的研究情况,甚至在同行之间借此交流和沟通。另外上级有关部门也可借此了解和监督各部门的学术研究活动。

 

3、替代商业出版社的垄断出版行为

国际上,学者、学术机构和出版商之间在数字化学术活动和网络出版等方面争夺影响力的斗争愈演愈烈。出于制度各方面的原因,学者的学术成果只有在出版社出版后,其学术成就和学术影响力才能被认可和传播。出于商业利润的驱使,学术成果要通过出版社出版或发表时,出版单位要求学者向其支付高额的出版费用,而学者所在校园图书馆或个人需要收藏利用这些学者出版或发表的学术成果时,也需要向出版单位支付高额的使用费。另一方面,由于出版单位的工作流程机制等方面的原因,学术成果的出版门槛被提高,出版周期长。所有这些都人为地为学术成果的传播、交流与利用设置了障碍或高门槛,不利于科研、学术的发展。

为此,国际上开始兴起了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运动,积极鼓励和推动学术研究在网络环境下实现学术信息资源的共享。在这新的学术环境中,信息活动将从原来的单向度转入多向度,学者可以自己实现学术成果的提交、交换和利用,其他学者或组织可以在同一时间里获得这些学术成果。机构存储为这样的学术活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也是推动OA运动的基础。

因此,OA是一种新型的学术成果发表机制,引入机构存储系统,并引导厦门大学科研工作者把其科研资料与学术成果上传提交到该系统,在最大范围内实现资源共享,将促使我校学者更快速地融入国际学术交流环境中,从而使我校与国际学术界相融合。

 

4、知识共享

长期以来,高校里科学研究都是受政府或团体资助的,科研人员的研究成果理应是一种公共产品(Public Goods)。知识一旦被生产出来就已经在客观上具有了公共产品的性质,正如美国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默顿(Robert K. Merton)在科学精神的四特性说中指出,科学知识具有“共有性”(Communism),即任何科研成果都是社会协作的产物,应该分配给全体社会成员,发现者和发明者不应据为己有。

共享知识、知识自由,是社会的共同诉求。传统的出版体制是:科研成果通过商业出版社来出版,再由作者或广大作者所工作的各学术机构的图书馆花大量的经费购回,这其中形成了学术机构双向投入的吊,阻碍了科学信息的充分交流。而OA运动的本质就是知识自由,让科学信息回到科学家手中,实现科学信息共享与利用,回归信息本身的共享特性。所谓知识自由,是指在现实条件下不受限制地进行知识的自由生产、自由接受、自由传播、自由利用和自由管理活动的状态,消除各种障碍,包括物理障碍、生理障碍、经济与技术障碍、政治障碍、文化与传统观念障碍等。

 

5、实践《武汉宣言》

200578北京大学等50多所大学图书馆的馆长在武汉大学,探讨数字化时代大学图书馆合作与信息资源共享问题。讨论并原则通过了《图书馆合作与信息资源共享武汉宣言》(以下简称《武汉宣言》),《武汉宣言》中的“行动方向”中提议“建设特色馆藏,开展特色服务。建立一批特色学术机构库(institutional depository)。”“开放存取(open access)是网络环境下学术信息交流的新模式,是信息资源共享的新形式。我们鼓励并积极参与学术信息的开放存取。”“现代信息技术在信息资源共建、共知和共享中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只有建立在数字化和网络化基础之上,信息资源共享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基于上述原因,我们在此运用DSpace系统来构建厦门大学机构存储系统,为厦门大学的教学、科研提供存储服务,并为厦门大学的教师和学生进行校内校外学习、交流、共享和利用资源提供平台。而要把厦门大学建设成为国际知名的研究型大学,也必须要创建一个这样的国际化的学术交流环境。

由于DSpace系统支持OAI-PMH协议,一些大型的目录服务机构(如Google ScholarOAIster)可以定期或不定期对收割DSpace系统的元数据,为DSpace系统中的数字资源的传播与利用提供了便利。